感悟人生
投资智慧

从卖肉商人到币圈大佬 ”宝二爷的“诺亚方舟”之梦

周五晚10点(硅谷时间早上7点),宝二爷用自己最爱的录制小视频的方式参加了王峰十问。藏身美利坚的二爷,在黑幽幽的环境中,顶着惺忪的睡眼感慨:“美国的韭菜长得挺猛。”在另一次采访中,他承认自己“不敢回国”,他知道自己是“行走在法律边缘的人,不知道哪天就进去了”。

宝二爷一直没敢回来。两个月来,他白天在美国游荡,晚上睡在Airbnb上租的小别墅里,早上10点,加州海岸的阳光洒在他不甚光滑的脸上时,就会醒来。

他经常做这样的一个梦——日暮渐渐西沉时,夕阳洒落在自己用500万美元站台费买来的、1万平米的硅谷大豪宅的院子里(他管它叫“韭菜庄园”);草坪上的灯亮起,大门缓缓打开,一辆辆车井然驶入,逐渐停满了院子,总共大概有100多辆,分别是媒体、项目方和投资机构开来的。他们是来参加自己举办的party,有的西装革履,有的休闲随意,各自三五成群,举着酒杯,轻声细语地说着什么,不时大笑出声;他抱着自己20个比特币换来的、刚满100天双胞胎儿子,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梦里,这里几乎夜夜笙歌,灯火通明,是币圈人在硅谷甚至整个美国交流信息的大本营,是他打造的诺亚方舟,让全世界被监管的创业者们都上船,跟他“一起飞,要不就去死去”。

他甚至希望贾跃亭也来,劝他让乐视也搞ICO,然后自己来收购,救那些被割韭菜的乐视股民于水火之中,“发个乐视币给大家分”,还要请贾跃亭继续出山,只是苦于找不到人,而且乐视的盘子太大。

不过,豪宅现在还没有交房,要3月28号才能入住,而他的长相跟硅谷这个技术圣地也有些格格不入:长度仅约2毫米的头发覆盖在尖尖的脑袋上,两条深深的抬头纹似乎能夹住硬币;内眼角圆圆、外眼角尖尖的两只眼睛,仿佛一对小鱼;下面是大大的鼻子和嘴,说话时,粗粗的眉毛一挑一挑,十分抢戏。

但他自我感觉很不错:“看着自己很帅,都想上去亲一下。”

当年的币圈扑克牌大佬,如今各有命运,宝二爷的命运是其中一个缩影。周五晚十点(硅谷时间早上七点),他用自己最爱的录制小视频的方式参加了王峰十问,在黑幽幽的环境中,顶着惺忪的睡眼感慨:“美国的韭菜长得挺猛。”

1

1月25日,宝二爷发出第一条定位在美国的微博时,圈内所有人都觉得他是赚够钱逃走了,或者说功成身退,去美国过上了富豪一般闲适的生活。

他也确实过上了富豪一般的生活,不光买了豪宅,还买了两辆劳斯莱斯——一辆是价值60个比特币的、整个美国只有一台、三个月才能提车的限量版劳斯莱斯;一辆是价值25个比特币的、前天刚刚买来送给媳妇的白色劳斯莱斯幻影。

据说,制作一辆幻影需要用掉16张牛皮——一种是天然纹理革,用于做座椅;另一种是有织纹的“镶边”革,用作门撑和中央控制面板——这使得整个车内隐隐散发出一种牛的气味,这其实与宝二爷的气质很搭。

去美国后,他最爱穿的就是一身西部牛仔装:大大的褐色牛仔帽,褐色皮衣内搭黑色T恤或格纹衬衫,下身一条蓝色牛仔裤加皮鞋。

宝二爷。图片来源于网络

或许这也是他喜欢劳斯莱斯的原因。早在2016年,他就用100个比特币(当时值3万美金)买了一辆黑色的,后来跟着他一起去了美国,现在与妻子那辆白色的对着停在小别墅的院子里。

但是,他的富豪生活却并不闲适,也不牛仔。每天醒来后,他需要先处理自己4个手机上的微信信息,每一个人的都回,这通常会花掉他一个小时。然后吃个早午饭,下午就去不同的地方做分享,开各种各样的会,晚上也是做分享、看项目。

所谓看项目,其实也就是随便看看,投不投全凭感觉。不过标准也是有的,一个是团队是不是互联网老兵,一个是首选投资人靠不靠谱,还有就是胆子大、不要命。在这样的标准下,他“一天能投3个项目”。

作为一个高考只考了300分的高中毕业生,宝二爷并不懂什么技术:“你觉得我能看得懂吗?”他研究区块链就是为了挣钱——这也成了他两次被踢出那个春节爆红的“三点钟区块链群”的原因。“他们一直不说赚钱,都他妈的太虚了。”二爷很不服气。

二爷确实很实在,他甚至公开宣布自己不投资,只站台,站台费是1%,这原本是一种委婉拒绝项目方的方式,结果却反倒吸引了更多项目方来找他站台,他只能公开宣布:“大概率我投的很多项目会失败,但即使失败也没人说咱。二宝是高中生嘛,选错项目情有可原。如果选成功了,别人会说,高中生选的项目这么成功,挺牛逼。所以这是保护我呢。”

二宝是他的小名,因为是家里的老二,有个哥哥叫大宝。二宝的大名叫郭宏才,2013年在网上做了一档“宝二爷手把手教你玩转比特币”的节目,让这个名字在币圈逐渐响亮起来,现在,他所站台的项目大概有100个。

2

进币圈之前,宝二爷一直在平遥卖牛肉,那时他的思维就很开放,早早接触到O2O,2008年开了山西第一家天猫商铺。2013年,宝二爷觉得网上卖牛肉遇到了瓶颈,他想来北京学习,结识了一些互联网人,没想到却彻底转了行,甚至沉迷到想给儿子取名“比特”。

那是一个普通的秋日下午,当时已经在币圈出名的李笑来在车库咖啡做了一次关于比特币的分享,宝二爷的妻子金洋洋正在听众当中。李笑来在新东方讲课练就的煽动能力让他毫不费力地捕获了宝夫人的芳心,她立马买了价值几十万的比特币,当时的价格是500元一枚。

买完后,她一直没敢告诉宝二爷,直到币价涨到600。宝二爷一听就慌了,觉得妻子被传销忽悠了,让她赶紧卖掉,但妻子仿佛被洗脑了一样,死活不肯卖。

后来宝二爷看到李笑来的照片,觉得他“光头、长得像个中年老男人,看着就像搞传销的一样”。他与妻子不断争吵,币价竟然一路涨到1000元,这让宝二爷更加不安,而妻子却愈发不肯卖了。

于是宝二爷和夫人一起约了李笑来,不成想,他竟然也慢慢“被洗脑”,眼一闭,心一横,想着“骗就骗了,只要不跌到500块钱我就认了”,没想到却越涨越高。

宝二爷逐渐开始相信比特币是个好东西,能挣钱,开始“all in”。2014年,比特币跌到5000时,他开始抄底,投入自己所有的钱,甚至还借了别人的钱,全部用来买比特币,结果价格还是一路跌到了1000,这让他感到绝望,用他自己的话说:“当时比特币跌成屎,我也差点哭成sh……哭,哭穷过。”

绝望之下,圈里有人聊起挖矿和矿机的事,宝二爷觉得这是个好行当。多年卖牛肉的经验让他练就出精明的眼光,内蒙古低廉的电价和凉爽的气候被他第一个利用,建成了当时世界最大的比特币矿场。那时,矿场一天生产500枚比特币,除了自己挖,他还干矿机托管生意,赚来的电费差价和管理费全都买成了比特币。然而币价还是不停地跌,无奈之下他只能用挖出的比特币交电费——这是他现在最后悔的事。

某型号比特币矿机。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5年,内蒙古挖出的比特币甚至不值电费。于是,宝二爷开始寻找更便宜的电。他开车进入四川,又沿着川藏线从雅安入藏,将沿途的大小水电站一个一个转了个遍,发现了水电浪费严重的现象,也发现了前所未有的商机——将原本要被浪费掉的水电回收利用来挖矿,电费成本还不到内蒙的一半。

他带着人浩浩荡荡地来到四川,在大渡河边上建了矿场,还引领了一波全国范围内的矿场大迁徙,大大小小的矿场雨后春笋般,星罗棋布在四川山区之中,并逐渐扩散至贵州、云南等水电充沛的地方,有的甚至去了东南亚。

直到去年8月,在北京向西560公里的鄂尔多斯,那个当年世界最大的矿场还在运营。只是不知道是否还属于后来觉得挖矿是制造业,不如买币赚钱而大量卖掉矿产的宝二爷。

热浪与沙漠中,八个蓝顶的大厂房并列开来,数万台矿机闪烁着红绿相间的光,日以继夜地轰鸣着;大门是一道分界线,隔离了两个世界,门外是中国典型四线城市开发区景观,门内则是如黑客帝国般的科幻景象——腾讯《棱镜》记者实地探访后这样写。

3

2015年起,宝二爷开始了他的“比特币中国行”。他开着自己当年在南方做生意时,为了去机场接老外显得有排场而买的国产长城唯一一批自带酒吧的加长车巡游全国,四处演讲,大力鼓吹比特币的价值。

他还在网易公开课上做讲座,在妻子创办的《洋洋访谈》上录节目,时不时自己录制一段几分钟的小视频上传微博。他说自己那时“每天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做宣传”,在这个过程中也有大量惊世之语广为流传。

其中最知名的有两个,一个是“去购买一个比特币吧,只需要一个就够了。如果世界上每个人都拥有一个比特币,那么比特币的价格将涨到1万美元”;另一个是“有生之年,比特币的价格如果没有到100万美元,我直播吃鸡鸡!”

关于前面这个,虽然现在比特币的普及程度仍然远远没有达到每人一个,但比特币的价格却早就达到了1万美元;至于后面这个,就算宝二爷的有生之年,比特币的价格没有到100万美元,人死了,还怎么直播吃鸡鸡呢?

2016年,宝二爷穿着T恤短裤凉鞋坐上了达沃斯论坛的小皮椅。他在微博置顶了相关视频,配文是“我们用了三年就让金融界颤抖了”。视频中,虽然被西装革履的老外包围,英文语法也不太熟练,他依然毫不怯场地语惊四座,声称“比特币的价值就等于未来所有国家GDP的价值”。意外的是,他的美式口音竟然还挺标准。

宝二爷微博截图

2017年,他也开始参与ICO,成立了自己的投资基金,四处帮人站台,三个月时间做了30多个项目,市场总值加起来超过4个亿;他甚至在2017年8月建立了“币圈黄埔军校”,评选优秀的ICO项目,直到9月4日,监管叫停所有ICO。

他虽然不能参与,却依然不遗余力地表达自己对ICO的看好。跑到美国后,他甚至在一次采访中表示禁止ICO“相当于可以谈恋爱,但是不能上床,不能结婚不能生孩子,所以这东西挡不住”。

在与王峰的对话中,他又说:“监管要来的越严厉越好,因为监管越严厉,媒体报道就越多,宣传就越猛,宣传越猛的话,进来的人就越多,币价就越高,币价越高我们就能挣钱。”

2017年的最后一天,宝二爷又在机场录制了一条小视频。他感慨地说,2017年飞了29万公里,超过全世界98.8%的人,没想过自己一年做了这么多事,之后便登上了去珠海的飞机,准备1月中旬在澳门的活动。

但澳门却成为了他在国内的最后一次露面,之后就去了美国。在美国的宝二爷,愈发地爱炫富了,“既然已经上了名单,我就应该更精彩。”他说,买豪宅豪车既是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也是要给自己打造一个暴发户的形象,要让硅谷的人知道币圈有一个人通过投ICO赚钱了,从而刺激他们都去做ICO,“培养未来新韭菜,使劲浇水”。

他的理论是:“告诉硅谷的人你有多少BTC没有意义,但是你让别人看到豪宅豪车他们就有冲击。”

这样的冲击效果确实不错。宝二爷微博上发的小视频里,频繁出现他与各种硅谷币圈人的聚会与谈话,他还组织了各种半夜撸串局。

4

在美国的一天,宝二爷录制小视频回复网友提问,呼吁所有人拿出自己90%的资产进行大额投资,“如果不是赌上自己所有的钱进入区块链,你哪有未来啊?你不是穷X一辈子吗?如果想不冒任何风险就挣大钱,怎么可能呢?”

宝二爷冒的风险太大了。在美国的一次采访中,他承认自己“不敢回国”,ICO被禁后,他也说过好几次自己是“行走在法律边缘的人,不知道哪天就进去了”。

马斯克用火箭把跑车送上太空后,宝二爷的梦有了一些变化。梦里,他的诺亚方舟搭上了spaceX,载着1000个人,缓缓飞向了月球。

部分非原创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财聚网 » 从卖肉商人到币圈大佬 ”宝二爷的“诺亚方舟”之梦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