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人生
投资智慧

中国将向最大豆粕出口国阿根廷开放市场,对中国大豆压榨业有何影响?

国内大豆压榨产业面临的变局不断。

据阿根廷农业部周二9月10在一份声明中称,中国终于同意从阿根廷进口豆粕,这将是一项历史性的协议:时隔20年后,中国将向世界最大的豆粕出口国开放市场。

中国海关代表团近日前往阿根廷视察了嘉吉、邦吉、路易达孚、嘉能可的大豆压榨工厂。在实现对华出口之前,仍需要完成审批程序,可能还需要5个月的时间。

业界及媒体对此动向均予以较高关注,在中美贸易摩擦悬而未决的背景下,对国内大豆压榨业会有何影响?

至关重要的豆粕

在油籽压榨与饲料加工业中,豆粕至关重要,它是大豆榨油后的副产品,是养殖业中饲料的重要蛋白质来源。

阿根廷豆粕淡出中国市场是在20年前的1999年,而这一年正是中国大豆压榨业腾飞的元年。

中国从1995年开始进口大豆,但从第二年起,豆粕的进口量就超过了大豆,因为了满足老百姓对肉蛋奶的需求,政府对饲料行业采取了倾斜政策,免增值税,只交5%的关税就可以从国外自由进口豆粕。

结果豆粕进口急剧增加,伤及国内大豆压榨业,食用油产量下降,甚至出现了走私增长势头。

政府很快进行了调整,于1999年对豆粕进口恢复了13%的增值税,并作出战略选择:发展培育本国的大豆压榨业,进口大豆在国内加工,产出豆油和豆粕。

进口豆粕变得不合算了,阿根廷豆粕对中国的大规模出口就此止步。

而中国大豆压榨产业从此飞速扩张,压榨年产能从2000年首次突破1000万吨,连年激增到2018年的约1.5亿吨,高峰时期相当于每年新建12个日压榨3000吨的大豆压榨厂,从而成为全球大豆进口量、加工量、加工产能都居第一的国家。

豆粕需求成为大豆压榨的主要驱动力,油厂利润的获得更多来自于豆粕的贡献。

豆油沦落为副产品,但国内市场供给量随之大幅增加。

由于植物油之间具有替代性,在市场规模一定的前提下,豆油凭借低廉的价格和充足的供应,不断挤占其他植物油的市场份额,近年来消费占比高达45%左右,尽管菜籽油、花生油、玉米油等都深受中国消费者的喜爱,即便加在一起,也难以撼动豆油的老大地位。

重返中国的阿根廷豆粕

可以和当今中国大豆压榨规模相匹敌的,并不是产豆最多的巴西或美国,而是阿根廷。

当今世界最大的大豆压榨厂是位于阿根廷圣达菲省的Renova公司,日加工能力可达3万吨;

阿根廷的罗萨里奥是南美洲甚至全球最大的大豆压榨中心,这里有22家工厂每天处理15.7万吨大豆;

作为世界排名第三的大豆生产国,阿根廷约80%的大豆产地距离压榨中心和港口非常近,只有300到400公里;

低廉便利的物流、先进的技术水平和较高的规模,阿根廷大豆压榨业被誉为世界最高效的产业之一,也成为该国的经济支柱产业,压榨产能超过6500万吨,阿根廷得以成为全球头号豆粕和豆油出口国。

中国一直是阿根廷大豆的头号买家,以往年进口量可达700到800万吨;

中国一度也是阿根廷豆油的最大买家,年进口量曾超百万吨,在2010年及2015年底出现贸易中断,2018年刚开始恢复进口。

自1999年后,豆粕进口始终未大规模开放,中国仅从印度、巴基斯坦及其他亚洲国家购买少量豆粕。

因为此消彼长,中国需要保护扶植自己的压榨产业。

与此同时,中国也在不断加强和阿根廷的经贸合作,包括在阿根廷开发水力发电和铁路等基础建设。

中粮国际在阿根廷拥有3家粮油加工厂,8个粮食收储库,5个码头,粮食出口量已位居粮商之首。

 

当前中国正加快分散农产品进口来源,探索调整消费结构,倡导食用油、饲料来源的多元化。

这为20年后阿根廷豆粕重返中国提供了历史机遇。

阿根廷谷物出口商会负责人预期在明年3月前,实现多年来首次对华豆粕出口。

不过,有业内人士认为阿根廷方面过于乐观,因为眼下进口阿根廷大豆更有利可图,中国的豆粕生产也能自给自足。

但从扩充进口来源层面来看,采购少量阿根廷豆粕还是可行的。

图:《魅力阿根廷》

 

如果政策落地,这将是中阿贸易关系的“里程碑”,也将逐步对国际大豆的贸易流及中国、阿根廷的压榨业产生方方面面的影响;
比如卖油郎每日紧盯的油价盘面,将加入阿根廷豆粕的涨跌……
部分非原创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财聚网 » 中国将向最大豆粕出口国阿根廷开放市场,对中国大豆压榨业有何影响?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