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人生
投资智慧

带量采购扰动市场:国际药企阿斯利康也向我们低头了?

2019年刚开始,医药行业就风波不断,国际制药巨头们动作频频。前脚BMS刚以740亿美金收购Celgene,后面礼来就紧跟着以80亿美金收购拥有传说中抗癌神药的Loxo。

但是阿斯利康的动作却令所有人大跌眼镜:1月16日,阿斯利康中国正式宣布从绿叶制药(2186.HK)购得一款名叫血脂康的中药在中国内地的独家推广权益。

阿斯利康,你说说你,你一个堂堂国际巨头,不去像BMS、像礼来一样收购创新药拓展管线,你买啥被中国网友黑成碳的中成药啊?

这事儿,还得从“签字售药”说起

对于中国的制药行业来说,2018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

如果用一个字形容这一年,那就是“惨”;如果用两个字概括这一年,那就是“降价”。

也就是这一年,阿斯利康像我们展示了一个制药老司机是如何优雅从容地应对医保局带量采购政策的。用东北话说就是,阿斯利康给国内小老弟们打个样儿!

2018年5月7日,阿斯利康以5.46亿美金向绿叶制药转让思瑞康以及思瑞康缓释片在中国等51个国家和地区的资产。

思瑞康(富马酸喹硫平)是一种抗精神病药物,临床上主要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和躁郁症。2017年思瑞康全球销售额3.32亿美元,同比下降55%,在上述中国等51个国家和地区的销售额1.48亿美元,说白了丫就是一过期专利药。

思瑞康的专利在2012年到期,而在2011年思瑞康的全球销售额还有30亿美元,专利到期后就自然一路下滑。各位读过我们《带量采购对药企的影响:从信立泰的氯吡格雷谈起》的朋友应该能够理解,在中国特色的医药环境下,思瑞康专利到期后在国内还是过了几年好日子的,当然好景一定不长,特别是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如火如荼地开展和2018年上半年医保局成立之后,过期专利药一定是不如狗的。于是,阿斯利康赶在医保局出动作之前赶紧以5个多亿美金高价卖给接盘侠绿叶制药。

这就叫前瞻。

该来的总会来,4+7带量采购谈判结果终于在2018年12月6日揭晓,史称126药变。

降价惨烈程度不用我再细说,相信各位读者还记忆犹新。但是有趣的是,在中标的20多个品种中,竟然有一个品种来自外企!要知道,那两年张口闭口一致性评价的二级狗们对未来的一致预期都是国产实现进口替代啊,这是哪家外企这么会来事呢?

没错,正是阿斯利康。

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降价76%入选4+7城市带量采购药品目录,而且被它干掉的可是知名仿制药巨头齐鲁制药。按照4+7带量采购中标价来算,吉非替尼的月用药总金额将从原来的6840元降至1641元,简直就是阿斯利康引领靶向抗癌药进万家啊!

这还不算完,除了仿制药的带量采购,还有创新药降价进医保。阿斯利康又提前给国内药企打了个样。

2018年10月10日,医保局公布17种谈判进入医保目录的抗癌药,其中就有阿斯利康的奥西替尼。奥西替尼以降价70%进入医保乙类,从原来的每月用药金额51000元降到15300元,再算上医保报销,患者实际月支付估计不超过5000块。

这就叫觉悟。

现在我们回到昨天的新闻,为什么阿斯利康要从绿叶制药买下中成药?

我们在之前的文章《带量采购对药企的影响:从信立泰的氯吡格雷谈起》已经指出,带量采购政策的一大降价方向就是去除药品销售环节中的“流通”费用,也就是实现去渠道化。所以,只要带量采购在全国推广开,那么化学仿制药是不会再有任何动力、也不会再有任何能力进行“学术营销”的。

而一旦医药行业产业链中最具价值的环节之一“学术推广”失去存在的意义,那么包括医疗机构、药企、从业人员在内的整个行业的蛋糕都会受到影响。所以,当前药企急需利益品种,寻找利益品种最好的方向毫无疑问是很难被一致性评价打成标品的中成药。

所以,阿斯利康买下血脂康。

这就叫应变。

血脂康:为什么是我?

我们先说说阿斯利康,这家伙现在的市值可是900多亿美金,2017年的营业收入224.65亿美金,净利润30亿美金,绝对的国际医药巨头。2017年公司在中国的销售收入也接近30亿美金,比国内几家龙头药企都高,再说研发费用,更是高达57.57亿美元,国内众多创新药企的研发投入全部加起来可能还不如它一家。

那它怎么就看上咱的血脂康了呢?

血脂康,是绿叶制药的独家产品,主要功效是除湿祛痰、活血化瘀和健脾消食,常用于脾虚痰阻所致高脂血症和高血脂及动脉粥样硬化引起的心脑血管疾病的辅助治疗。

说实话,这一大串的中医理论我也不懂是什么鬼,但是我们知道血脂康主要用于降血脂的治疗就齐活了。而高血脂药物也一直是一个非常广阔的领域,毕竟中国有1亿的高血脂患者,又都需要长期服药,所以高血脂药物很自然也养肥了好几家上市公司。

根据中康资讯,2016年中国降血脂药物市场规模238亿元,同比增长9.5%,其中他汀类药物销售额占比一直在80%以上,主导整个降血脂领域。

因为没有血脂康在国内的临床试验信息,我们很难对血脂康与他汀类药物的疗效进行比较,但是借助某大V的研究,我们还是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根据《中国药典(2015年版)》,血脂康含量测定选取的对照物不是别的,正是第一代他汀类药物洛伐他汀。而现在他汀类药物早已进入以阿托、瑞舒和匹伐他汀为主导的第三代了。

除了这一点,还有一处也令我们对血脂康的疗效感到疑惑。就像复方丹参滴丸一样,血脂康曾经也有一个中药国际化的梦想。2014年血脂康就在美国完成了二期临床试验,但是现在都9012年了,我们还是没有听到任何血脂康FDA三期临床的消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三期临床要求更高,让绿叶放弃血脂康国际化的梦想了呢?

再反观主流的他汀类药物,都是在FDA的审批下上市的,要知道FDA可是全球对新药上市要求最严格的药监系统哦(PS:这次真的是国外的月亮比较圆),阿托伐他汀一度还是年销售额过百亿美金的全球药王,而咱的血脂康…

那在疗效不显著的情况下,血脂康会不会是价格更便宜呢?

答案是NO!

下表是我们总结的部分药企生产的主流降血脂药物的日服用金额对比,很显然,血脂康在价格上也不具有优势,甚至比国内企业生产的一些已经过了一致性评价的他汀类药物还贵。

注:这里我们未将部分位于4+7带量采购目录的药品中标价考虑在内

问题来了,疗效不显著、价格没优势,血脂康究竟是哪里好了?

其实前面也提到了,阿斯利康之所以选择血脂康就是因为带量采购下药企急需新的利益品种。而血脂康是降血脂药物领域极少数能避免集采压力的产品。

像前面提到的阿托伐他汀、瑞舒伐他汀都参与了这次4+7城市带量采购谈判,价格降幅也都很大,而且由于独家中标,所以其实可能都还有继续杀价的可能。

中国现存高血脂患者数量已经超过1亿,我们这里暂且以1亿人计算,再结合前面的药价信息,在降价压力下,理论上每年一个高血脂患者的药物支出应该也在数百乃至数千元,这就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市场。

尽管带量采购让很多品种失去了高额盈利的可能,但是只要这个大蛋糕还存在,就永远有药企垂涎欲滴,也就永远有爆款产品,只不过,爆款产品可能不是我们理想中的最优产品…

让AZ真正低头的是谁?

也许阿斯利康中国区的领导们也不是很情愿买下血脂康,毕竟真正的好药瑞舒伐他汀还是他们自己生产的亲儿子。

但是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让阿斯利康低头的永远不会是血脂康,只能是医保局。

希望医保局领导们看到这件事后也能反思一下带量采购的一些弊端,带量采购的初衷当然是利国利民,但是天底下没有完美的政策。很多政策漏洞不缝不补,那么再华丽的政策外衣也遮不住钻空子的吸血蚊虫。

再说回阿斯利康,这位英国老大哥真的好好给我们上了一课。

熟悉《征服》这部电视剧的朋友们应该都记得刘华强团伙深夜包抄封飙团伙的场景,刘华强用枪指着封飙的脑袋说:“疯子,现在我有个小小的要求,给我跪下,叫一声爷,我就放过你和你几个弟兄!”,面对强势的华强哥,封飙当然是选择跪下了…

值得回味的是,认输的封飙团伙是那部电视剧里结局最好的。

部分非原创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财聚网 » 带量采购扰动市场:国际药企阿斯利康也向我们低头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